第002章 薄先生,对不起

陆母看儿子眼里满是对苏沫的不舍,上前一步,大声怒斥道:“苏沫,你这一晚上不见,出来就这么一副模样,是不是跟野男人鬼混了?你还好意思质问我们家天逸,你自己做的那些丑事,昨天便宜了哪个野男人,怎么不说说看。”
没哪个男人能容忍,自己的女人把身子给了别人。
更何况是自小守护苏沫的陆天逸。
他听到这话,脸色变得愈发冰冷。
“苏沫,你真的有了其他男人?”
苏沫被眼前的母子俩,气得胸口犯疼。
昨晚那两个保安的话,犹在耳边响起。
这事少爷也是点了头的!
明明是他们母子俩合伙做下的丑事,现在怎么好意思倒打一耙,往她身上泼脏水!
“恶心!下作!你们犯下这种事,也不怕遭报应!”苏沫不想跟他们多做纠缠,现在她浑身疲惫,只想躲到没有人的地方,好好的舔舐自己的伤。
说罢,转身就要离开。
可向外走的路再一次被人拦住,这一次阻挡她的却是陆母。
“苏沫,你父亲死了,你的家教都被狗吃了?竟然这样跟长辈说话?即便我们天逸没有娶你,可我也是你的长辈,另外你可不要忘了,你弟弟苏北在疗养院的费用,都是我们家在出,你没有一点感恩之心,还满口脏话,真是不可理喻!”
在她看来昨天的事情,自己安排的很是隐蔽,苏沫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什么发现,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。
陆母尖锐的嗓音,一下子吸引到不少的目光。
所有人都把针扎似的目光,落在了苏沫身上。
“华淑佩,你配长辈这两个字吗?不要想拿小北来威胁我!你们骗走我爸的遗产,足够交小北医药费几百年的!如果你们不老老实实给小北的费用,那咱们就鱼死网破好了!我会告诉薄家大小姐,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!”苏沫怒视着她,眼底窜出足以烧毁一切的恨意,直冲陆母的心底。
“你,你居然敢威胁我?”陆母被她的眼神骇到,只是想到她向来软弱的性子,瞬间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。
陆天逸本想维护苏沫,可看她跟男人鬼混,还对他母亲出言不逊,忍不住拔高了声音,呵斥:“沫沫!你怎么对我妈说话的?”
“不要叫我的名字。”满是厌恶的对陆天逸冷声丢了一句,苏沫紧盯着眼前的陆母,“你要是觉得是威胁,那也没有理解错,我想你们现在刚刚扒上薄家这艘大船,不会愿意马上就面临被赶下来的危机吧?”
“苏沫,你要是敢坏了天逸的好事,我会杀了你!”
“好啊!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!”
陆母被激怒,眼睛瞬间变得通红,扬起手就冲着苏沫的脸打去。
然而,这一巴掌还没落下。
就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再次打开。
下一刻——
一只强有力的手臂伸出来,拦住了她即将落下的手。
紧接着,耳畔响起了一道低沉、富有磁性的声音。
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苏沫微微颤抖着睫毛,抬眸看过去,只见一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身侧。他五官立体,宛若上帝精心雕刻的塑像,气质清绝、冰冷,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。
这人是谁?
苏沫怔住。
而一旁的陆家母子看到来人,神色却大变——薄沥川。
“薄先生,您怎么下来了?”
薄家是A市四大顶级豪门之首。
薄沥川又是薄家最有望继承家业的人选,其尊贵可想而知。
陆天逸能娶到薄沥川的亲妹妹,实在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!
多少人艳羡不来!
所以,她绝不会让苏沫毁掉陆家一步登天的机会!
薄沥川冷冷的睇了她一眼,语气矜贵道:“我要去公司。你们怎么同这位女士在纠缠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“没……没什么事……”陆母生怕被薄沥川发现不对劲的地方,吞吞吐吐道,“是这丫头无礼,我想教训她一下。没想到惊动了你。薄先生,你还是赶紧去公司吧,别耽误了正经事。”
“我做事,不需要你来安排。”
虽说陆家和薄家结了亲家,但看眼下薄沥川丝毫不给陆母好脸色,也足以见得,他这个当哥哥的,有多看不上陆家。
陆母被人下了脸面,也不敢说什么。
陆天逸却不爽了,“我妈也是一片好心,薄先生何必如此刻薄?”
薄沥川的神情顿时冷了下来。
陆母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,转头就对陆天逸斥道:“天逸,你是不是疯了,敢对薄先生这样说话!赶紧道歉!”
陆天逸僵立在原地,不肯向薄沥川低头。
陆母急红了眼睛。
这个混账小子,难道不知道,薄沥川动动手指,就能让陆家彻底完蛋吗?
他这是存心要毁了陆家呀!
陆母偷偷地掐了一把儿子,见他还是不服软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再敢摆谱,我就停了苏沫弟弟的药费!”
陆天逸心里一刺,死死地咬紧了牙关,一脸不情愿道:“薄先生,对不起。”
“你和我妹妹结了婚,就改口叫我大哥吧。不过,以后摆正自己的身份,不要以为巴上了我们薄家,就可以蹬鼻子上脸。”
薄沥川三言两语,尽显气势。
他是陆天逸新上任的大舅子!
苏沫神色微愣,望着眼前神情凌厉的男人,只觉得他的气息让人感觉有些熟悉。
可她很确定,自己从没有见过他。
正当她偷偷打量时,薄沥川清冷的目光自她面上扫过,随即迈开步子往外走。
苏沫生怕再被陆家母子纠缠,赶忙跟上了他的脚步。
陆天逸气恨的握紧双拳。
刚准备去追苏沫。
却被察觉他意图的陆母,给硬生生的拉住,“你想做什么?只要你敢追出去,薄沥川一定会怀疑你跟苏沫的关系,一旦引起他的关注,咱们可就玩完了。”
在陆母的强势阻挠下,陆天逸最终屈服的低下了头。
薄沥川能够感受到身后,亦步亦趋的脚步声。
还以为苏沫认出了他,现在跟着他是有什么图谋。
英挺的双眉微微一皱,有些后悔刚刚维护她的举动,早上起床之后已经对她做出了安排。
难道她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?
只要是想到,身后跟他睡了一夜的女人,也如外面的那些人一样,冲着他能够带来的权势扑向自己。
薄沥川扯了扯唇角,露出了丝鄙薄。